火车之奔跑的岁月

clip_image001

clip_image002坐火车的一大乐趣就是在火车上和不认识的人侃大山,吹牛打屁不上税。列车在飞奔,大脑在旋转。好汉们手舞迷踪拳,脚踩八卦步,吹着牛皮糖,摆着龙门阵。

记得毕业没有多久,在火车上碰到一个师姐。那姐们据自己说在人民银行负责宝石的管理,专门去各大矿厂评估与运输宝石,宝石都要用手铐拷起来才能出门,那是人在阵地在,手在宝石在。当时怎么也没有整明白我们这个专业怎么会和金融宝石能挂钩,只是对这个师姐五体投地地佩服加羡慕,以致于很久一段时间,碰上人就问别人哪里毕业的。直到一个师姐不屑地说了句,华工一年毕业那么多人,现在过了这么多年,碰上不稀奇,碰不上才是奇怪呢。从此打住。

交通工具的发达给人们带来了便利,也给冲动和鲁莽创造了机会。毕业没有几年的一个十一,坐在家里发闷的自己拨通了北京的电话,舅舅调侃地说如果自己觉得闷就来北京玩吧,他出机票。那时还是实行大礼拜的时候,国庆也只放三天的假期。年轻人脑门一热,从银行取了1000元钱,当下留下一张纸条,告诉父母去北京了,就直接去了机场。那里天河机场已经修好,第一次坐飞机的打扮是相当独特,短裤短袖,没有任何通讯方式,也没有带钱包,只有一张武汉市月票。那时的机票也没有打折一说,950元飞机票,40元机场建设费,加上机场大巴4元钱,刚好还剩6个大毛。不幸的飞机还没有起飞不知什么地方就出了问题,硬是推迟了两个小时。当外婆终于接到我从机场打的电话的时候,松气声,骂声好像还有哭声响起一片。舅舅显然没有想到这个楞小子真的就来了,当即给了我机票钱。本来心里就有点小指望的我端着架子推了半天,最后还是满心欢喜地收下了(还有赚的)。无意之中发了笔财,想着回家还要接着挨骂,于是就去买了一张最便宜的绿皮硬座票,好像只要22.60元,这才叫真正的天上来地下回。由于回去是慢车,时间太长,所以北京也不能呆长,只住了一个晚上。气得舅舅大骂我小气鬼,花他的钱就坐飞机,花自己的钱就坐硬座,过来打个晃就跑了,这什么人呀。clip_image003

当有人想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时候,却总是忘了便宜往往会咬人的。许久没有坐硬座的自己还是幻想着自己和小时候一样地坚强,结果事实马上给了自己打了一个大巴掌。火车在铁轨上不紧不慢地晃悠着,逢站必停,时不时还趴在没站的地方临时休息。拥挤而嘈杂的车厢让自己再也找不到原来的感觉,广播中播音员不带感情的“列车只是临时停车”的声音,更加让人觉得这时间是如此地漫长,直到火车到了安阳。

京广线上的站名并不难记,老火车们一般都可以根据站名知道还有多久就可以到达终点,就像原来火车一到丰台就知道还有19分钟就到北京一样,到了安阳也就过了一半了。那次安阳站下的人很多,正想喘口气的时候,没有想到上来的人更多。一大爷拎着个人造革的手提包,拉链也没有拉好,和那个传说中的贼王一样,一屁股就挨着俺坐在过道上了。偷眼观去,嗬,一提包的德州扒鸡呀。于是从安阳开始,那便宜烧鸡的味就伴着我一路。真不是一般的给力,直接导致我火车史唯一的一次晕火车的出现。还没等和大爷提个醒,大爷就豪爽地告诉我,这些烧鸡可香着呢,不信你闻闻。没事,尽管闻,不收钱,于是我只好再次昏倒。好不容易撑着下了车,结果还是晚节不保,把自己那点隔夜饭,还是在红钢城的小中巴上吐了出来。

97那年发生了不少大事儿,邓爷爷和戴王妃去世,多利羊出生,十五大召开,香港回归,亚洲金融风暴,再就是中国铁路大提速。

那次提速应该是可以载入史书的,火车时速第一次提高到140公里每小时,第一次出现了夕发朝至,第一次出现了直达特快。我记得最早的时候,从武汉到北京要开22个小时,那还是快车了。后来慢慢变成了18个小时,14个小时,11个小时,9个小时,直到目前的8个半小时,可能还会到以后的3个小时。

回想那时的确也是很有朝气的年代,大家都在不知是真积极还是假积极地忙活着,快马加鞭地为了大家建设小家。37/8次列车还特地成立了星级服务标准,换了制服,清一色的靓妹乘务员。不过好像也是从那时开始,慢慢地列车也开始减员了,由两个乘务员负责一节车厢改为一个人管两节,效率也提高多了。

clip_image004效率的加快使得生活节奏迅速提高,人们都像骑上了日行千里,夜奔八百的汗血宝马,去北京办事也都充分利用夕发朝至,当天往返。大家对时间的掌握越来越精确,自己也不记得有多少次是在火车即将开动的一刹那才跳上车门。到后来磁悬浮,动车组再加高铁,外加城市地铁,轻轨的普及,让人更觉得有了时空飞梭,可以自由穿行在各大城市之中。相见早非难事,千里一日,打飞的骑火车的比比皆是,只是想不想而已。

再后来到了京山工作的时候,每周一次的回家,使得自己也有了《周渔的火车》的阅历。无论是和同事一起斗地主,还是列车员的玩具推销还是耐刮袜子大甩卖,都让人有产生一种愉快的期待。因为自己知道,在奔跑的终点,那里会有一份家人的等待。

岁月飞奔,列车的技术越来越高,服务越来也越周到。车站越修越豪华,人流也越来越有秩序。坐在飞奔的火车上,可以看到一众人忙或不忙着地坐在那里,安静几乎听不到火车行走的声音。没有争吵,也没有沟通,只是静静地车厢里相聚,再静静地消散在车站里。

坐在和谐号的座椅上,通过车窗,安静的站台空空荡荡,只有三两个人在忙着给列车照相。在这个相见容易别更易的时代,不用送别,不用接站,只是再也闻不到那种叫做离别的味道。

岁月在奔跑,带起来的是浮尘,带不动的是沧桑。

clip_image005

背景音乐:奔跑,羽泉。

 

 

1 thought on “火车之奔跑的岁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