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语

IMG_2017记不得是什么时候开始对星星的喜爱了。只记得在很小的时候,在盛夏的夜晚,外公摇着若大的蒲扇,一边赶着蚊子,一边讲着天上的故事。牛郎织女鹊桥会,银河千转满天星。那时的天空很晴朗,搬个马扎坐在杏树下面,自己托着小腮帮子幻想,星河到底是深是浅呢,能在运河里1000多米的我,不知能不能游过去。星星和猩猩有什么联系呀,他们会不会因为抢玩具打架呀。星星和星星说的是不是悄悄话呀,为什么自己听不见呀。

稍大一点的时候,自己已经开始看了西游记,封神演义,也知道了希腊神话故事。慢慢知道了一些星座的知识,也开始从天空的沙子IMG_1380里面找认识的星星,可惜的很,只见星星眨眼,不见星星说话,除了头晕脖子酸以外,还加上满眼冒金星。

圣斗士的出现很是让自己兴奋了一把,回到武汉六楼的天台上面,借了一个袖珍塑料望远镜像鬼子进村一样到处巡视,没有找到紫龙,也没有冰河,当然也没有启发郭大侠的天罡北斗阵,却发现在模糊的雾气中,星星比较以前少了许多。

再大了一点,慢慢开始对玄学感兴趣。易经,数术,星象,堪舆,无一不看,无一能懂。不过慢慢知道了北斗注死,南斗注生,大熊小熊星座美丽而伤感的传说。偏偏有时浮想翩翩,抱着本水浒到处去找天杀星。天杀没有IMG_4746找到,差点功课被杀,于是刹车调头,回归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怀抱。

随着星星的减少,自己也一天一天长大,大学里自由的时间也给了自己更多接触诗词的机会,诸多描写的星空的佳句里面,还是喜欢李清照的“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彷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偶尔也有和同学一起躺在东五楼的草地上,卧看漫天星IMG_2006斗,闲谈世事未央。

国企里淡淡的工作并没有完全磨平自己爱幻想的天性,99年12月31日,拉上孝国,背上行囊,跑到庐山去看百年日落,千年日出。初冬的含鄱口,清冷的夜空非常清晰,满天的星星如同珠帘一样挂在面前,那才真是“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喝着山下带上来的二锅头,就着山风,蘸着星光,就是回不到五步外的帐篷里面,舍不得关上那千年的夜空。

little current离开石化以后,进入了一个世界。工作的繁忙让自己又重新成了月票一族,披星戴月几番寒暑,再也没有了抬头的习惯,只是淹没在频繁的应酬与觥筹交错当中,看到的不过是酒醉后的山高月小,眼冒金星。

从喧嚣的武汉来到京山,小镇里稀疏的路灯点着几盏昏黄,没有高楼大厦,没有玻璃幕墙,伴随着几声狗吠,衬托出黑色的夜空分外高远,星星愈发明亮。水库边的渔村小酒馆,路边上的水煮鱼头,白炽灯打在红砖墙IMG_2018上,伴着火锅柔和的光,衬着豆芽千张,将一张张开心的面容抹的醺红。香气穿过树丛,将星光牵引了下来,在湖面上轻轻荡漾,呢喃着人间的温情。

当来到一个陌生的土地,打开一片新的天空的时候,也逐渐开始习惯一个人的漂泊。无论是冬夜安大略湖边的眺望,还是在圣劳伦斯河雾气中的寻找,都使自己更加地热爱这一片星空,直到来到了世界上最大的淡水湖,苏必利尔湖身边。当平躺在车上,让树木中的黑暗压过全身,闭上眼睛,却无法关上心情。听着外面一米多高的波浪声冲过沙滩,自然的节奏就像海魔女苏兰特的风笛,撑开那早已困乏的眼睛,就无法再自行闭little current起。透过车窗是那一望无际的星海。当从车上滚落到地,揉揉惺忪的眼睛,没错,真的是星海,超过银河的星海。东南西北,铺天盖地全是星星。不记得自己还有三角架,也忘记了把镜头推向星空,替代它们是凝固的双眼和闭不上的大嘴。美丽无所不在,我们错过的原因只是因为忘记了在匆匆赶路的时候轻轻地抬一下自己的头。

真正找到天罡北斗还是在MANITOULIN岛上,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湖内岛,乔治湾边,自己有幸拍到了第一张清晰的北斗。破军,贪狼,武曲,廉贞,文曲,little current禄存,巨门,加上开阳旁边那颗隐星,都清晰可见,魁杓相连,遥指北极星。星光闪烁之中,仿佛看到了北欧神话中的齐格弗里格,杀龙英雄的悲剧故事。

北斗七星是大熊星座的主星,斗柄是大熊的尾巴。北极星是小熊星座的主星。传说大熊星座是月亮女神阿尔忒弥斯的侍女卡力斯托所化。卡力斯托勇敢善良,美丽谦虚,但不幸在熟睡中被宙斯所乘,产下一子阿卡斯。但妒忌的赫拉把她变成了一只大熊,IMG_1377还让阿卡斯来狩猎。在悲剧即将发生的时候阿卡斯被宙斯变成了小熊,终于与母亲团聚在天空之上,再也不肯随着其他星座一起东沉西落,而是夜夜守候在地平线之上。

天罡北斗其实不光只是阵法,它守护的也是世间的真情。北斗注死,也会注给你新生。

天语问我归何处,不知自己离去之后,会是天上流浪的哪颗星。

4 thoughts on “星语”

  1. 好文章、好漂亮的北斗七星!
    希望能有机会,端上二锅头、听你讲全希腊神话!
    “闭上眼睛,却无法关上心情。。。。。。”好!好!好!

  2. 我也写了一篇星语星愿,完全不同的格调。这一篇是纯正的自然派。田园风格。
    不知道海燕是喜欢你的星语,还是我的星愿。
    blog.sina.com.cn/wdrs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croll to Top